揭秘沉银 中国

揭秘沉银

银锭

揭秘沉银

工作人员正在准备探测仪器。 本报记者 田为 摄

张献忠是主动沉银还是战败沉银300多年“千船沉银”传说或将成真

这是四川进行的首次水下考古由曾参与致远舰水下发掘的专家领队拥有精干的安保队伍和严密的安保措施如能找到文物,将解决诸多有关张献忠传说

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宣布启动。“大西国皇帝”张献忠是否在此“千船沉银”?他搜刮的惊天财富究竟有多少?这个传说了300多年的秘密,也许将随着此次考古发掘被一一揭开。

作为四川进行的首次水下考古,此次发掘也面临种种困难。水下考古如何进行?现场安保如何解决?文物出水后如何保存?种种疑问需要专家学者的解答。

□本报记者 吴晓铃 杨琳 袁丽霞

1

怎么发掘?

提前1个月围堰断水

江口沉银遗址位于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遗址保护范围为东西各至河堤,南至岷江大桥,北至府河、南河交汇处,面积约100万平方米。参与此次考古发掘的省文物考古院队员李飞介绍,“如果把整个遗址区划分为8353个探方,此次发掘的河滩上的探方仅有20多个,是整个遗址区域的四百分之一,面积约3000平方米。”

从2016年11月25日起,岷江河道开始围堰垒土抽水,将河中即将展开发掘的区域与江水分离。考古现场领队之一刘志岩告诉记者,围堰从府河、南河交汇处向下游延伸,长约1300米、宽200米。经过1个多月的施工,围堰才终于合围。记者在现场看到,围堰内的区域露出层层鹅卵石,多台抽水机仍在工作。刘志岩说,为节约成本,围堰采用了能使渗水控制在合理范围内的沙石和黏土结构,确保每小时渗水量在600立方米以内。发掘期间4台抽水机将24小时不间断抽水,发掘时探方内还得用潜水泵持续抽水,以确保考古正常进行。

考古现场领队之一、曾参与致远舰水下发掘的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研究员周春水介绍,这种把水排干后再进行发掘的方式,是为了更好地清理遗址,也是水下考古最常见的一种做法。

2

难点在哪?

无法做到心中有数

水下考古最大的难点,其实并不是水。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周科华说,“无法在考古前做到心中有数,才是考古人员此次面临的最大问题。”

周科华说,四川从来没有开展过水下考古,对此没有任何经验。虽然领队之一的周春水曾参与过多次海底的水下考古,“但沉在海底的文物是在礁石上,而此次面临的文物却沉在视力不可及的卵石层下。要从哪个地方开始发掘,不清楚。文物分布的密集程度也不清楚。因为以前出土的文物,要么是施工时无意间在河滩发现,要么是盗掘者水下摸的,都说不清具体的情况。”相反,如果是在陆地考古,考古人员只需要通过一把洛阳铲进行前期勘探,就能了解一座墓室有多宽多深,甚至大概能挖到什么文物。

围堰前,专家通过多次论证,确定了大致的发掘区域。围堰抽水后,为确保发掘点更准确,金属探测也已进行10余天。不过现场领队透露,考古人员使用的金属探测仪实在过于灵敏,“我们在实验阶段,发现它靠近金属易拉罐也会发出警报,所以准确性究竟有多大,我们并没把握。”

围堰和金属探测已一个多月,还尚未在现场发现过文物。

3

如何护宝?

安检如机场般严格

如果真是沉银之地,又怎样保证数量众多的文物不流失?此次发掘,彭山派出10位民警、40位专业安保人员参与了安保队伍。

彭山区公安分局常务副局长曾勇强介绍,围堰除了便于发掘外,另一个目的是让所有与考古无关者无法进入。待发掘展开,将有“1室4组”负责现场安保。“1室”是负责整个安保指挥调度的指挥室,“4组”分别指文保组、安检组、监控组和巡逻组。围堰后,发掘现场只有一道门能出入。所有进出发掘区中心范围的人,必须安检。

记者在现场看到,安检处已在板房内建起更衣室,工作人员的钥匙等和考古无关的随身物品必须提前存放严禁带入。现场设置的安检设备,完全和机场安检设备相同,只要有金属带出,设备就会报警。即使非金属的物品,检测人员也会单独进行检测。

待文物出水,将有4名安保人员负责将文物从发掘现场安全送到文物存放的地方,所有文物必须进行登记。对这一过程,两个监控摄像头将全程监控。

曾勇强透露,整个发掘区域已安装了18个监控摄像头,其中中心现场有8个,既保证全区无死角,还保证了重点。4名监控人员分两班,24小时全程监视整个发掘现场。为保证现场秩序,所有工作人员的服装也做了区分,“负责考古的是红色背心;搞地勘以及前期的施工人员则是黄色背心,他们进不了中心区域。”

负责监控、巡逻的同样进不了中心区,但巡逻人员只要发现有人串区域活动或在外围发现可疑情况,就会马上报告。

4

寻找什么?

希望找到沉船和兵器

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表示,发掘的目标不在“挖宝”,而是希望真正搞清楚遗址的性质。

高大伦说,最近几十年来,明史越来越受到学术界关注。张献忠大西军是影响明末清初历史走向的一支重要力量,遗憾的是,此前可研究这段历史的实物资料并不多。从目前来看,江口沉银遗址可能是战场遗址,如果能找到沉船、盔甲、兵器等直接的文物材料,则将为解决诸多有关张献忠的历史传说提供丰富的原始资料,对认识明末清初的社会经济状况、物质文化形态,乃至明末清初以来的社会历史走向等都将产生重要的意义。

为保护可能出水的文物,省考古院已将流动文物“医院”开到发掘现场。刘志岩介绍,文物受水及盐分影响,需要立即脱水脱盐处理,否则将影响文物结构。此外,兵器、铜钱等都会生锈,也必须进行应急处理。最后,文物才会送回实验室做封护,为未来更长时间的展示做保护。

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主任杨林说,如果此次考古能发现沉船,那里面的有机物、无机物,所有沉船装载的内容都需要现场进行保护,面临的挑战非常严峻。

对有可能出土的戒指、耳环等小件文物,为避免它们和泥沙粘在一起不被发现,考古人员还改进了文物筛子,确保不遗漏最小的文物。李飞说,此次发掘的科技含量也相当高,“不光前期有航拍器拍摄整个现场,出土文物处理的器材也相当先进,有的可以立刻测出文物金属含量,有的可以测出木材含水量。”

据悉,彭山区拟筹建张献忠江口沉银博物馆,面向全国征集一流的设计团队来主刀整体策划和规划,打造全国首家“宝藏”博物馆。

江口沉银遗址文物出水时间轴

2005年以来,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陆续发现大量文物,包括铭刻年号的金册、装于木鞘中的银锭、“西王赏功”钱币以及大量的银饰、碎银等。2015年12月,江口沉银遗址保护和考古研讨会在彭山召开,经专家论证,江口沉银遗址极有可能为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地点。

上世纪50-90年代

岷江河滩上偶尔发现被水冲刷出的零星文物

2005年

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河道内施工过程中,挖掘机在距地表深约2.5米处挖出一圆木并从中散落7枚银锭

2011年

在岷江河道取砂石过程中,出水了金册、银锭、“西王赏功”金币、“西王赏功”银币、银发簪和大量碎银等文物2013年以来

不法分子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盗掘2015年5月

经彭山公安部门长达一年多的侦察和取证工作,打掉了盗掘犯罪团伙,缴获、追缴回多件珍贵文物2016年4月

国家文物局批准开展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工作2017年1月

江口沉银遗址发掘工作正式启动

链接

“尖端武器”来助阵

此次考古发掘,北京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人员张向前以志愿者身份前往,并带去诸多“尖端武器”,包括无人机加载航磁仪、地质雷达、电法勘探仪、磁法勘探仪,在单纯的田野考古中屡试不爽。

◎电法勘探仪

曾运用到秦兵马俑的考古发掘中。在考古现场,电极分布在各个监测点,随后利用微机工程电测仪对数据进行测量并标记,岩层下的一个墓葬使得仪器显示导电异常,考古队员小心试着发掘,果然找到泥土下的墓葬。

◎航磁仪

在一些人员无法到达的地方,它可以在空中进行探测,“地下材质不一样,磁场就不一样。”张向前解释,比如沉船的一些空洞,在监测仪器上就会有不同表现,这可以提前提醒考古人员,让考古人员多一双 “隔空探物”的眼睛。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本报制图/李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